中秋前夕隨想

風未起,雨抽抽噎噎,看來一時間是斷不了。月亮來得及中秋展笑靨否?好讓第一個中秋節,分隔兩地的天下有情人共明月訴相思。。。

呵,分明我是中國人傳統的詩情作祟,陰柔的月總被寄寓託付著過多情感,但總有一絲非關詩意自心油然生起的真情。

嘆夜太長,輾轉無法成眠,支著頤,太陽穴疼了起來,口竟生出焦渴意,摸著黑,逐漸眼適應了,在黑裡自如的尋著水,喝了一口嗆著,頓時不再渴望水。

對於美好的記憶與傷痛的記憶,何者能存活得更久? 蟑螂肯定是無腦的傢伙,不記得才能活得跟地球一樣久。。。 蟑螂連詩都記不得,蟑螂有屬於自己的詩吧?

一個睡不著的人,突然很想拿拖鞋打蟑螂,猛然想起搬到這裡多年,似乎只見過2-3次蟑螂,而且不確定是否同一隻,因不曾被追打所以反應緩慢遲鈍,很容易就將它圍堵擒拿住,此後就未曾再見到過。 想來我肯定是今晚最無聊的人,竟然從月亮想到蟑螂。。。

海上生明月,天涯共此時。

情人怨遙夜,竟夕起相思。

滅燭憐光滿,披衣覺露滋。

不堪盈手贈,還寢夢佳期。

< 望月懷遠  張久齡 >

Wrote on 2012.9.28

廣告
張貼在 寫某天的日記 | 3 則迴響

相約來生( 二 )

芸對這份感情最困惑的地方在於他同時愛著二個女人。。。,最近上映的電影 " 女朋友.男朋友 " 在宣傳海報上寫著: 我們都該有二個情人,一個愛我的,一個我愛的,她思索著在他的世界裡她屬於哪一個情人?

而很不幸的,從夏天的第二個颱風到第三個颱風颳起時,她接到那女子的二通電話;第一通明著說我讓給妳,暗地裡帶著挑釁 – 我會讓他重新追求我,接著乾脆要芸斷了跟他之間的往來,單純的芸首次見識到何謂 " 厲害 " ;第二通則直接了當的辱罵起芸“ 讓給妳妳不要,硬是要當小三,賤!”

在工作上必要時她亦能強悍的跟廠商.客戶拍桌子爭取,讓他們能清楚她非一介弱女子,而不至於一逕將利益淘盡尚能保留相當利潤與權益給芸的公司,而對方應有的利益芸一向也能顧及。剛柔並濟的她在業界的風評是好的.值得信任的。

然而面對感情,她卻無比低能。

前一段感情在陰錯陽差下錯過,再有對方消息時,M仍在猶豫要不要跟正交往的女孩子結婚,他並不是很愛那女孩,他心中還有一個人。芸知道有挽回的機會,然而怎麼可以犧牲一個無辜的女孩,她退卻假裝不知道如何與M聯絡,故意再次錯過,直到M結婚後才若無其事的開玩笑問結婚多久了? 要生“小馬哥 ”了吧!那年是馬年,冬天很冷很冷,芸有時幾乎要以為自己要熬不過去了。芸的閨密心疼她傻到將幸福平白送人,芸只能蒼白著一張臉淒楚勉強的微笑以對。

芸知道那女子生病,她對那女子有著善意與溫柔,這次面對新的感情創傷,她選擇一切依那女子要求 – 永遠不要再跟他聯絡。一開始是真心退出,只希望他與他愛的人幸福,是的,她認為自己是那個愛他的情人,他愛的是那個女子。第二通電話讓她有新的領悟與感受,這份感情最後是一種欺騙與屈辱,不管是他說的為真,或那女子說的為真,對她已然成為很深.深入骨的傷害,她只想遠遠逃離他們。一度,她這麼想,他與那女子在玩人性實驗的遊戲,而她是被挑中的角色,被安排活在他們兩人編織的劇本中,他們觀察著她在這段虛構的愛情裡的身心理反應,他們要她生她便生,要她死她便死,一切掌控在他們手裡;一旦擔心他陷入時,那女子便會出現做清理動作。芸不禁發顫,多可怕.邪惡的一對情侶。會這麼想是因為那女子清楚芸與他的一舉一動,連芸剛發出的簡訊那女子都能清楚內容。

他百般要芸體諒那女子,一個清清白白從小到大自律甚嚴,卻嚐到有生以來第一次被罵賤的芸終於清醒了,他愛那位女子甚於她,她只是他的遊戲,這樣的遊戲她玩不起,她沒理由當陪葬品,其實芸不在乎那女子罵什麼,她只在乎他說的是什麼,讓她傷心的是顯然他完全聽命於那女子。這些日子以來,那位女子儼然是他們世界裡的"主",說什麼便是什麼!一切由她主宰,高興怎麼就怎麼。於是她不再眷戀,只求離開他後能重新擁有自己,而不是莫名其妙的受制於人。

他嘗試挽回芸,芸突然想起張愛玲筆下的佟振保,面對感情總有一套說詞,一套保護自己的世界免於崩壞的說詞,卻不在意她的世界殘破成什麼狀態。( 待續)

張貼在 小說 | 6 則迴響

葉之懺

葉以掌劈向太陽
碎了一地琉璃
影子怯怯的縮小

面東懺悔
而,如來遠在西方

張貼在 詩心瘋 | 發表留言

遺忘

把影像敲碎,一個碎片一個碎片的挪去。

空了的地方,撫摸著,疼!

原來會割傷人的。

指尖滲出的紅,凝成一個圓珠子,

一個諷刺的圓。。。

訕笑著荒謬。

張貼在 詩心瘋 | 2 則迴響

相約來生(一)

芸不動聲色的瞧著臉書,那個臉友斷定芸是佛教徒,拼命連著 po 出他虔誠的信仰佛教與牽引他的家人接觸佛教的歷程,接著把他一個月賺多少錢及全數交由母親發落,他只領多少零用錢及怎麼花費都一一詳實的交代,末了很實際的寫了他的歲數與芸共同喜好的文藝,希望能覓得有緣人攜手一生。芸一句話都不回,鼓勵怕他以為有希望,拒絕則怕傷了他的心,而最重要的是她心中早已進駐一個人,一個無論如何都不會屬於她的人。

愛情是多麼奇妙的一件事,她曾祈求上蒼讓他能看見她.能愛她,那一天午后成真了!他來電告訴她,他接受她了,芸拿電話的手微微顫抖,心跳得好快,他問她下班了嗎?芸回還沒,一方面又懊惱著從電話裡清楚聽到自己的娃娃音,她真想挖地洞躲進去,多尷尬的聲音,他會覺得好笑嗎?晚上回到家,急著上臉書,因著他交代他寫了一些話給她,要她上去看,她讀著讀著,臉上不覺漾起淺淺的笑,而後居然臉紅了。。。,他說因著她的娃娃音益發覺得她的可愛之處,他又多了一項愛她的理由。他總能細膩的拾起她自認的缺點,擦拭成亮晶晶的琉璃送給她。

而此刻芸的臉交錯著一條條濕了又乾.乾了又濕的淚痕,她不怨任何人,雖然她從來沒想到過這樣的事會發生在她身上,然這是她選擇的,她祈求來的,若有苦果也得甘心領受。
不知是今年台灣的颱風過多,或他們的情感注定要接受"風雨"考驗?接續的三個颱風裡,她的淚總是停不了,而每每總是故作堅強,極力淡定的同他說沒事,也不知他聽出來了沒? 那聲音裡藏著傷痕。

他總疑心著她不愛他,第一次見面的冷淡在他心裡縈繞,她是冷眼旁觀著他的舉止言行,她要確定他的真心與否。見他沉默不語,她心慌了,忘了今天的觀察課題,把手機裡寶貝著的照片一一給他看,見了他笑才放心。他要餵她那宛如精細蠟燭的果凍時,她羞赧的推卻了,卻又忍不住想餵他自己盤中的俄羅斯魚凍,畢竟那不是隨處的餐館都有的食物,他大方的張嘴可愛極了!她喜歡支著頤聽他說他上課的心得,那時候的他眼裡有著耀動的光采。

走過城隍廟再往前,他輕聲問要牽手嗎?她想都沒想,兩隻手遂緊握交纏著隱藏的情感,就這樣走過長長的街道。晚風徐徐吹來,夏日燠熱的台北盆地此刻是宜人的。遠對著中山堂,他們尋著石椅坐下,他讓她靠著他的肩環著腰,她已然感受到接下來可能的發生,思慮尚未停歇之際,只覺熱熱的唇貼近。。。,閉上眼睛,她不知所措卻又渴望愛人的吻,她第一次讓人將舌伸入嘴裡,任由它翻騰著七情六慾,他是她等了一世又一世的情人呀!她嬌喘著貼在他胸前,但願就這麼化為一隻蝶。

在捷運站告別之際,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姿啄了她額頭一下,她羞得只想快快離開眾人的視線,都幾歲人了,還跟年輕人一樣上演吻別真讓人害臊! 在手扶梯上,她悄悄往下看排著等車的他,想再看一眼他的身影。上了藍線開往南港的捷運,她的腦海裡盡是他,直到回到家心仍噗通噗通跳,他的吻讓她連著幾天都還記憶深刻,只要一閉上眼睛就能感受到他的存在與那熱吻。

她總是很清淡的帶過自己為他做的事;一大早趕去菜市場買水果洗切然後趕上班,再舟車勞頓迢迢的帶給他;大熱天走過一條條冒煙的柏油路,額頭與背的汗水濕了又濕,只為拎著那著名的桂花酸梅湯給他消暑;從新竹科學園區趕著到淡水,只為遞上早已經準備好的物件;每當他問及很累吧?她總說沒事.還好。

每一次總在層層誤會後不願再見面,心軟的芸卻一次又一次不忍愛人的失望與擔心他的狀況而赴約。這次說是要很君子之交的談談而已,但是那麼多的阻隔與壓抑的感情在他面前不自覺釋放流下眼淚,他吸吮著她的淚,再往下尋著她的唇以吻安撫她,這次芸不再矜持,她要他知道她愛他,她不是冷漠地,她回以熱烈的吻,輕輕咬著他的耳垂. 脖子,他回以更激情的吻,手在她身上游移,緩緩停在胸部揉捏,芸一驚輕語著不要,小小的顫抖之後放心的把自己交給他,就這麼不知地老天荒的擁吻著,世界彷彿停在這一方,地球彷彿停在這一刻不再轉動,直至有人經過方打醒這對闊別許久的戀人。

他們繼續走著聊著,夜色一層層染上,不捨分離的他們忍不住再次擁吻,時間的催促讓他們更顯情意,狂亂擁吻不停,他的手由上而下游移著,他的舌不斷地攪弄吸吮從她的嘴到耳,芸忍不住呻吟起來,然而這一番情慾的流轉折騰後仍停於禮上,他輕輕的按摩著她的臉,細膩憐惜的一處一處像按摩嬰兒般,她閉著眼享受著情人的愛撫,偶而抬眼看他瞇著眼瞧著自己,遂安心滿足的垂著睫享受著這一切,多想時空就如此停著。。。

P.S.  8/24 讀了楊索的"花事" ( 如以下連結,中時此連結只能保存一個月 ),今天也學著寫起都市男女的小說,但畢竟無法精確洗練如楊索,第一次寫還有許多進步空間,只能如此安慰自己。

http://news.chinatimes.com/reading/11051301/112012082400039.html

張貼在 小說 | 3 則迴響

鐘擺在情魔 . 情緣二端擺盪
左右     黑白   是非

夢在你我之間攀延
落腳沙漠 .  綠洲間
恍神,  失足流沙

背著一顆眼淚
沉淪

微笑,海市蜃樓
被黃沙吞沒

滴…答… 來不及敲響整點
一切都停了   停了
黑夜擁著寂靜
就著星子的藍 看著
夢,慌張遁逃

靈魂高掛弦月上
鐘,  再不走了

張貼在 詩心瘋 | 3 則迴響

刺鳥與青蓮

抱著我瘋狂的旋轉一圈又一圈  
直至世界都沉寂    直至雙雙跌躓於星光下

阿!胸前那枚刺    渲染著一朵艷紅
我願意為你如刺鳥般地以生命啼唱最後的美麗

當歌聲停歇的時候   
請尋著我柔軟的唇吻著一遍又一遍
直至地球忘了運轉    直至天地也動容

阿!一生只為你唱一首歌
然後在你的懷裡沉沉睡去    再不醒

漫天的花朵如雨輕輕下滿一地    將我淹沒
清香染裹潔淨身軀    月傾澆著神聖之光
我,冉冉化作青蓮一朵
只願,開在你身旁

張貼在 詩心瘋 | 4 則迴響